金融诈骗借“互联网+”进农村 本金返还要50年
来源:证券时报 发布时间:2018-02-23 14:43:30

在商业银行、农村信用社等传统金融体系之外,民间资金基于乡村社会的人情关系而链接起来的流动从未止歇。

证券时报记者调查发现,当前,各类披着“互联网+金融”外衣的新形态,比如加密数字币、互联网消费返现等,正侵袭中国乡村,折射出农村错综复杂的地下金融暗网。而交杂其中的部分非法金融活动无外乎通过庞氏骗局的方式进行,且借由熟人关系在一定区域内进行传播,给中国乡村埋下了极大的风险隐患。

一直以来,远离财务、审计、法律等更通行的契约形式,基于乡村社会的熟人关系建立起来的信贷往来,是广大乡村金融体系里的一抹底色。由于村镇现代金融风险普及和制度建设不足,一些农村地区成了部分灰色金融、甚至非法金融活动的沃土。

2017年2月5日,中央一号文件(2017年)发布,首次提出严厉打击农村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然而,一年过去了,记者近日走访发现,在一些县域城市、乡镇地区,如加密数字币、互联网消费返现等新型金融形态正借着“互联网+”渗透下乡,且呈现快速蔓延之势。

小镇的“数字币玩家”

小于是一个中部省份下辖小镇上的普通家庭主妇,但她由2017年1月开始接触“蒂克币”(DKcoin)及“挖矿”至今,自称是“数字币玩家”。

“区块链,去中心化,人人都能买,你知道吧?”“手机就能挖矿,坐着收钱……”春节期间,当小于兴致勃勃地介绍她玩数字币的心得时,记者很快发现“破绽”:她并不懂得什么是分布式记账、算力、哈希值、场外交易,甚至连矿机都没见过。

记者了解到,这款蒂克币采用“矿机租赁模式”,用户不需要买矿机,直接以当前蒂克币10枚或者900枚不等的价格,对应买到1号至4号不同的网络虚拟矿机,然后每个矿机不断通过算力挖出0.011~0.048个蒂克币/天,再返还给投资人(即用户)。

“例如,投资1万元(价值30枚蒂克币)租一台矿机,一天产币0.4个,那么3天就产1个,一个月就是10个币,3个月就是30个币,如果币不涨不跌,3个月就可回本。而矿机租用期是一年12个月,剩下9个月都是稳定盈利期。”小于向记者演示,打开蒂克币的手机钱包,注册并绑定账号,充值,就可以躺着赚钱了。

据DKcoin官网介绍,2015年11月,一直在欧洲和东南亚运作的蒂克币被中国玩家引进,单币价格70元/枚;2015年12月,蒂克币公开交易,当天该币上涨30%,周内上涨50%;2016年2月到7月,该币价格一度由240元跌到120元,后又再创新高,接近600元/枚;2016年8月,该币种开启“新微型矿机租赁模式”;2017年1月至3月,蒂克币价承压并下行,“市场同时出现恐抛与抢购抢租现象”。

也是在2017年初,小于加入并相继发动身边人加入了这一“抢购抢租”大军。她身后,有她的亲戚、所住小区邻居,每个人投入数万元。

在过去的2017年,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加密币经历了过山车式的涨跌,部分加密数字币从一种数字资产变成了交易资产,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和数度风险提示。但像小于这样的乡镇“数字币玩家”对外界的这些“风雨”并没太在意,“你投入一万元,不到半年,你的账户就会变出两万元,就这么简单。”

返不完的时间杠杆

不同于加密数字币的纯线上交易行为,另一家在小于所在乡镇吸引了不少人消费注资、甚至贷款加盟的平台叫云联惠,它自称是一家“以经营消费资源(消费商)为主要内容”的“互联网购物返现”平台。

线下商户、线上平台、用户,组成了云联惠模式运转的三个主体。它的“商业模式”有两种:层级付费会员制、积分制基础上的消费全额返现,这之间又延伸出各个层级的代理加盟商和各级会员。

该平台的会员小江,最初以免费注册形式成为普通会员,而后通过付费和激励更多人参与平台的消费全额返现“晋升”成铂钻会员。相对应地,小江也将获得更高收益的平台回报和平台商品的代理回报。而据该平台介绍,“铂钻会员费在1000亿元到3000亿元之间;全国代理费收入在5000亿元以上。“

铂钻会员小江帮助一位消费用户在云联惠平台的加盟商家上买走了一台价值2000元的手机,交易结束,该加盟商向云联惠平台缴纳货款的16%,也即320元;在剩下的时间里,以每天约万分之五的浮动速率,递减返还给商户和消费用户的全部消费款2000元。因此,云联惠宣称“你花多少,平台返你多少”,“云联惠收16%返116%”。

那云联惠钱从哪里来?除会员费收入、代理费收入外,记者获知的云联惠平台的另外几个赚钱方式还有推出排名赚取广告费;上市变现;现金流收益,“云联惠有274天的现金流”;沉淀资本运作收益,“有一亿会员的时候,沉淀资金就有200亿元以上,用来做资本运作”。

而且,云联惠没有说的是,假设用户消费了1万元,以每天返还万分之五(0.05%)的速率计算,用户需要多久才能拿回1万元?第一天返还5元,第二天返还9995*0.05%=4.9975元,如此类推,第三天返还4.995001元,在“时间杠杆”作用下的函数公式测算中,用户拿回9999元的本金,需要18417天,即50年之后。而由于数字无限小无限循环,用户拿到9999.9元的本金,需要约23000天,即63年以上,并且在理论上,用户永远拿不回全部本金。

为何人群不断涌入

只要稍加甄别,识破这些金融活动的“破绽”并不困难。

记者只做简单搜索就发现,蒂克币官网最新显示为“危险网站”,“DK蒂克币”微信公众号已因太多人投诉而被查封;而在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发布的“互联网购物全返”平台巡查公告中,云联惠商城就是数十家盈利模式存疑、涉嫌传销模式发展新客户、具有较高风险的平台之一。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不断涌入呢?

“从参与者来看,有些是真心不懂,一心贪图高额回报,有的则是火中取粟,明知有问题,但相信后面还有接盘者。”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几乎所有的金融骗局都是通过承诺高额的回报或返佣来吸引新人加入,然后通过新人带来的资金来维护老人的高额收益,以庞氏骗局的方式维持下去,若控制得当,可以数年不出问题,但盘子越积越大,迟早会崩盘。

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分析技术平台的监测数据,仅仅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截至2017年上半年,我国累计的违规平台已经超过3200家,仍有违规平台1800余家在活动。而在乡镇地区,薛洪言分析,由于信息闭塞、金融知识匮乏,参与者更多地属于第一类,不知是骗局,借助乡土邻里之间的熟人关系,使得骗局可以快速传播,从结果上看,便是村镇和小城市成为各类金融骗局的乐园和沃土。

猜你喜欢